<listing id="177p5"></listing><noframes id="177p5"><progress id="177p5"><dl id="177p5"></dl></progress>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var>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strike id="177p5"><thead id="177p5"></thead></strike></var>
央廣網

振興大豆產業,光有補貼還不夠

2019-03-10 09:22:00來源:科技日報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大豆加工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顯示,2018年1—12月中國大豆進口量為8803.34萬噸,同比下降7.85%。這也是7年來首次下降。

  大豆正成為一種備受重視的作物。農業農村部辦公廳日前印發了《2019年種植業工作要點》,要求組織實施大豆振興計劃,提升大豆和油料供給能力。推進大豆良種增產增效行動,進一步提高大豆補貼標準,力爭全年大豆和油料面積增加500萬畝以上。

  在今年兩會上,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在“部長通道”接受采訪時再次強調,今年要還對玉米和大豆的生產者給予補貼,對“非優勢”區的玉米做減法,增加大豆、馬鈴薯還有優質飼草料的生產。

  為何會一再提高大豆補貼標準,我國大豆和油料生產現狀究竟如何?

  大豆總產創新高,補貼政策功不可沒

  據中國農業大學大豆產業經濟研究室提供的數據,2018年我國大豆播種面積達1.27億畝,比2017年增加1000萬畝,在我國的播種面積僅次于玉米、水稻和小麥;總產量創近年新高,達1580萬噸,比2017年增加160萬噸。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司偉3月8日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補貼政策對持續優化種植結構作用巨大,推高了大豆種植面積與產量。

  2018年,對大豆生產者補貼力度進一步擴大。以黑龍江為例,2018年補貼為320元/畝,2017年是173.46元/畝,高出玉米補貼。補貼范圍不僅是東北地區,黃淮部分地區也開始補貼。

  司偉說,2018年黑龍江除了實行150元/畝的玉米大豆輪作補貼外,還投資建設大豆良種繁育基地。由于補貼政策向大豆傾斜,預計2019年大豆種植面積將進一步增加。但是由于大豆種植成本增加,豆價上漲趨勢卻不明顯,因此豆農收益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補貼。“隨著輪作補貼政策的繼續落實,豆科植物的生態作用將會進一步顯現,種植業結構調整也有利于緩解當前我國農業生產中的結構性矛盾。”

  農業專家介紹,豆科作物能固氮,減少化肥使用。據統計,一畝大豆可固氮8千克左右,相當于施用18千克尿素,起到改善土壤理化性狀和培肥地力的作用。而另一種油料作物油菜,種植后可大量增加土壤有機質,熏蒸滅殺土傳病原微生物,輪茬后可降低糧食作物的病蟲危害。因此,《2019年種植業工作要點》中提出,要大力發展長江流域油菜生產,推進新品種新技術示范推廣和全程機械化。

  進口依然保持高位,消費貿易風險大

  盡管我國大豆產量創近年來的新高,但是2019年大豆進口量將依然保持高位。司偉說,目前世界大豆產量的1/3都流向了中國,我國大豆總消費量的87%要依靠從國際市場進口,主要來自于巴西、美國和阿根廷。“從發展趨勢看,來自巴西的大豆占我國市場份額比重呈增加趨勢。一旦美國或巴西出現影響大豆供給的不利因素,對國內大豆產業及關聯產業影響巨大。”

  我國食用油消費的一半以上都來自豆油,豆粕是畜牧業最重要的蛋白飼料來源。“大豆是一種對人體健康非常有利的作物,蛋白和脂肪含量在60%左右,有的高油高蛋白雙高品種甚至可達66%以上;大豆也是一種對土地非常健康的作物,因此,大豆和谷類輪作,是我國農業幾千年來經久不衰的種植法寶。”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韓天富說。

  大豆如此重要,補貼也一再提高,為何部分地區的種植積極性依然不高?司偉說,關鍵制約因素是單產水平低。

  已有的研究表明,我國糧食增產依靠的是單產水平提高,但是四大農產品中唯有大豆單產增長極其緩慢,近20年來,單產水平一直在110—120公斤/畝徘徊。目前我國大豆單產水平為世界大豆平均單產的70%,僅是美國的60%。司偉說,如果種植面積保持在1.2億畝,單產水平從目前的120公斤/畝增加到160公斤/畝,我國自產大豆的供給能力就能再增加500萬噸左右。

  藏糧于技,破解大豆單產水平徘徊不前

  實際上,我國大豆的潛在單產水平并不低,實際單產數量僅為潛在單產數量的60%—70%。學術界和業界對大豆單產水平原地徘徊的解釋眾說紛紜。有學者認為,大豆是一種高能量作物,單產不易提高;也有把單產水平低歸因于我國育種過分強調大豆高油與高蛋白的兼容性,忽視了高油與高蛋白品種的分別選育;業界還有人認為,大豆長期被定為油料而非糧食,科研方面投入不足,生產者種植大豆的積極性不高,優良品種難以有效推廣。

  “我國大豆實際單產與潛在單產間存在巨大鴻溝,品種推廣可能是一個被忽視的原因。對此,相關部門需要加大科技投入,育種環節則是其中的關鍵。解決品種到達生產者‘最后一公里’的品種推廣問題,再輔以恰當的產業政策,我國完全有能力在目前的基礎上,實現大豆總產翻一番。”司偉說。

  韓天富說,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針對我國東北、黃淮海和南方地區,已經開展了多種綜合技術集成模式的研究。在東北地區,形成了大豆和玉米等糧食作物輪作倒茬、均衡增產的技術體系;在黃淮海地區,形成了夏大豆麥茬免耕覆秸精量播種技術;在南方地區,已有大豆和玉米等作物復合種植技術……“這些技術都解決了當地大豆生產的關鍵問題。另外,我們也選育了一些適合不同地區的優良品種。比如在東北地區有黑河43號、克山1號,在黃淮海地區有齊黃34、中黃301等優良品種,這些品種都具有優質高產、多抗廣適等特性。在過去幾年,這些品種結合配套技術,創造了大面積的高產典型。”

  “依靠科技創新、實現‘藏糧于技’是推動我國大豆產業發展的根本出路。”司偉說,通過良種和種植良法的研發與推廣,我國大豆科技和產量水平定能實現整體躍升。

  專家表示,實施“藏糧于技”將帶來可觀收益,據預測,2025年,東北和黃淮海地區規模化生產主體的大豆平均畝產可穩定達到每畝170公斤的水平,與當前世界平均單產相當;全國大豆平均畝產可提高到150公斤,縮小與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

  《2019年種植業工作要點》中提出,要提升大豆和油料供給能力,力爭全年大豆和油料面積增加500萬畝以上。對于與大豆生產同被提及的油料作物生產,中國工程院院士、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傅廷棟說,我國油菜種植面積和產量長期穩居世界首位,約占世界的30%。目前我國油菜科學研究走在世界前列,全國平均單產已超過世界平均水平。

  油菜能利用南方冬閑田生產,雙季稻區是我國油菜面積增長潛力最大的區域。按照農業農村部長江中下游油菜增產模式攻關和中國農科院科技創新工程的要求,中國農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等科研單位,持續進行了油麥交錯區高產高效技術模式攻關,培育的三熟制早熟油菜新品種“陽光131”,單產達147.7公斤/畝,比傳統品種翻了一倍。并通過全程機械化種植,實現4分鐘/畝的播種速度。(本報記者 李 禾)

編輯: 王子衿

振興大豆產業,光有補貼還不夠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大豆加工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顯示,2018年1—12月中國大豆進口量為8803.34萬噸,同比下降7.85%。這也是7年來首次下降。為何會一再提高大豆補貼標準,我國大豆和油料生產現狀究竟如何?

關閉
永利钱庄
<listing id="177p5"></listing><noframes id="177p5"><progress id="177p5"><dl id="177p5"></dl></progress>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var>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strike id="177p5"><thead id="177p5"></thead></strike></var>
<listing id="177p5"></listing><noframes id="177p5"><progress id="177p5"><dl id="177p5"></dl></progress>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var>
<cite id="177p5"></cite>
<var id="177p5"><strike id="177p5"><thead id="177p5"></thead></strike></var>